当前位置:doyou.cn搞笑夜半谁敲门
夜半谁敲门
2022-09-20

石坚是一名网络惊悚悬疑小说创作高手,在宜安市漂泊5 年,好不容易挣得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。这套房子坐落在市郊一幢孤零零的公寓楼内,地段偏僻出行不便,但价格便宜。令他意想不到的是,这安乐窝却不安宁,对门的邻居家要么麻将打得惊呼呐喊,要么酒友盈门喧声阵阵。夜晚本是他的“生产”时间,听不得一点喧嚣,这无异于断了他的生路。他成天长吁短叹:好邻居可遇不可求啊,倒霉!

幸运的是,两个月后邻居卖掉房子搬走了。新搬来的邻居,是一个20岁多一点的女孩。她居家的物品很简单,仅一张行军床、一张书桌和几把椅子而已。看来,她不是刚进城打工的村姑,就是刚毕业的穷大学生。令石坚欣喜的是,这女孩体态婀娜、双目顾盼生辉,让人看着养眼不说,并且作息时间竟和他一致:每晚8点钟左右,石坚便会听见对面“咣”地关门声,接着“咯登咯登”地脚步声渐渐远去;每到凌晨两点左右石坚电脑关机之时,那脚步声又由下而上,开门、关门之后,便悄无声息了。

出于职业的敏感,石坚对这昼伏夜出的女孩产生了好奇心:看她那副勾人魂魄的长相,会不会是从事那种见不得阳光的职业?在他的笔下,这类题材永不过时,最受欢迎。

这晚,对面的关门声未落,早已在猫眼前守候的他立即将目标锁定。由于他已事先将楼道的声控灯换成了100瓦的,因此灯光把女孩的尊容照得清清楚楚。只见她朱唇粉面、发髻高耸,身着一袭低胸套裙,挎一只时髦坤包,与坐台小姐并无二致。

面对明晃晃的灯光,女孩略一愣神,下意识地背贴防盗门,警觉的眼光疾速来了个180度扫瞄。

石坚窃喜:这送上门的鲜活题材,岂可放过?于是,他眼前始终晃动着女孩的影子,绞尽脑汁地寻觅着接近她的借口。

凌晨1点过后,他还在苦思冥想之际,楼道里急促而杂乱的脚步声夹杂着女人的呻吟越来越近。他一跃而起,贴近猫眼看去,只见两个身材魁梧、长相帅气的小伙子,将披头散发、双目失神的女孩左右胳膊紧紧挽住,其中一人腾出一只手来翻着她的坤包,似乎是在找开门的钥匙。

“歹徒!”石坚额头直冒冷汗,倏地反身扑向电话机欲打“110”……

他刚拿起话筒,一阵“笃笃”地敲门声吓得他灵魂出窍:“有人吗?喂……”是一个男子的声音。他大气都不敢出,呆住了。

“先生,帮帮忙,我的钥匙丢了,帮帮忙吧!”是女孩有气无力地哀求声。石坚既惊诧又犯疑,如果是劫匪,岂敢惊扰四邻?再说,那女孩也实在可怜……想到这里,他热血沸腾,胆气横生,“咔嗒”打开了房门。

“先生,对不起,打扰了。你的邻居是我们的同事,她酒喝多了,钥匙也搞丢了。”其中之一男子焦急地望着石坚,又瞟了一眼客厅的长沙发,“哎,只有明天想法把门弄开了,今晚……”

石坚堵在门口,把视线转向女孩,见她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,满怀企盼微微点头。面对这挡不住的诱惑,他连忙和那两个男子一起将女孩抬到沙发上。那两人如释重负地喘着气,只说了声“拜托啦”,便撇下不知所措的石坚匆匆离去了。

石坚不爱喝酒,但知道酽茶解酒。他转身到厨房烧水,准备给她泡茶。短短几分钟时间,当他再回到客厅时,顿时吓得面无人色。只见女孩已端坐在沙发上,风情万千地看着他,哪还有醉鬼的半点影子!

见石坚又惊又窘地模样,女孩“吃吃”一笑道:“哎,今晚我出尽了洋相,又妨碍了你的工作,真是抱歉得很。”说罢,她躬身脱下一只高跟鞋,抽出鞋垫,摸出一把熠熠发亮的钥匙,向石坚诡秘一笑,便自顾拧开房门,像幽灵一般飘然而去。

石坚怔怔地看着,一时不知该作出什么反应。对面开门关门声响过,一切又归于寂静。

石坚如身在梦境,好一阵才回过神来。在他创作的作品中,不乏比这更离奇的事。但刚才的一幕,还是难以令人相信。他在床上辗转反侧,按创作思维方式琢磨着这事的来龙去脉,设想了若干种可能……他越想越遗憾,越想越迷糊,黎明才昏昏睡去。

第二天晚上8点左右,对面又响起开门关门的声音,女孩又上班了。石坚还未来得及凑近猫眼,竟响起轻轻地叩门声。这声音对石坚来讲是那样悦耳。他的心怦怦直跳,不是胆怯,是按捺不住地兴奋。

“哦,先生,昨晚真对不起!”女孩浅浅地笑着,显得格外妩媚。

“远亲不如近邻嘛,小事一桩,何足挂齿!”石坚殷勤的点着头,侧身大敞房门。

“是啊,出门靠朋友,居家靠友邻。”女孩站在门口,迟疑了一下说,“今后,如果还有什么麻烦……”她特别加重了“麻烦”二字的语气。

“你太客气了,没问题、没问题。”石坚脱口而出。

女孩冲石坚嫣然一笑:“你看,我连自我介绍都忘了。我姓李,今后你叫我小李吧。”说罢,她微微欠了欠身,柔声道了“再见”,便径直下楼了。

石坚大为扫兴,直到“咯登咯登”的声音消逝,才怅然若失地关上房门。

但是,一连几天平安无事。

石坚天天在猫眼里目送小李花枝招展地上夜班后,心猿意马地再也敲不出一个字来。她住得离自己这么近,却似乎又远在天边。一种复杂地思绪缠绕着他,搅得他心神不宁。他只得强迫性地自我安慰:哎,这种人,再漂亮也是“公共厕所”,只要有钱,人人都可以上,何必认真呢。

这天凌晨两点过后,正当他抓头挠腮也抠不出一点灵感,却又耿耿难眠之时,门外传来熟悉的脚步声。“笃笃笃”,他的门被敲响了。

“是她!”石坚一跃而起,生怕那美妙的一瞬稍纵即逝,连猫眼也没看一眼便打开了门。

果然是小李。只见她发髻散乱、神色倦怠,但两眼仍水波盈盈。她警觉地向楼道瞥了一眼,回头娇媚地说:“石哥,你爱看书写字,能不能借几本书给我消遣消遣?如果是你写的,就更好了!”

石坚大喜过望,连忙闪身,彬彬有礼地将小李请进屋里。

待小李在沙发上坐定,他便迫不急待地走进书房,拿出一本书来递给她。小李一看,书名叫《心在远方》,作者石坚。她虔诚地翻阅着,脸上呈现出复杂的表情。

“小李,你能不能听我一句忠告?”石坚坐在小李身旁,沐浴在浓郁的脂粉味里,不禁心旌摇荡。但他仍克制着自己。因为在此刻,他对她的怜悯占了上风。

“石哥!”小李的脸猛地抽搐了一下,但随即又放荡一笑,以玩世不恭地口吻道:“看你说的,哪用得着那么正经!”

石坚一时语塞。就在此刻,一阵急促地敲门声响起,就在石坚一愣的刹那,小李捧着他的脸庞一阵急风暴雨般地狂吻,然后叫他快去开门。

惊慌失措的石坚完全懵了,呆坐着一动不动。“求你了,石哥!是找我的,没事!”小李杏眼圆睁,态度十分坚决。

门口,一前一后站着两个青年男子,前者目光犀利,后者神色阴冷。当他俩看见石坚满脸殷红的唇印,相互会意地微微点头,又看见小李衣衫凌乱地斜躺在沙发上时,顿时流露出淫邪的目光。奇怪的是,他俩并未进门,只是阴阳怪气地冲着小李招呼道:“好好乐着吧,明晚的约会,就看你的了!”说罢,便匆匆离去了。

惊魂未定的石坚刚一转身,小李已捧着书,站在他面前。

“石哥,谢谢你。这本书我一定认真拜读。说来你恐怕不会相信,我也多么渴望拥着一盏温馨的台灯,在咖啡的芬芳里,挥洒笔墨,一抒胸臆,但是……”情绪激动的小李猛然收口,目光遥望着楼道花墙外深邃的夜空。此刻的她,与举止轻浮、媚眼乱飞的坐台小姐简直判若两人。

小李神色的瞬息变化,被石坚看得十分真切。五年的职业网络写作生涯,他接触了不少三教九流之人,也练就了察言观色的本领。惊愕之中,他确信,这位女孩远不是一个仅仅出卖色相的美眉。

第二天晚上,外面响起关门声后,一张粉红色的留言笺从门外塞进石坚屋里。石坚拾起一看,上面这样写着:“石哥,谢谢你的关照和指点。这段时间工作忙,晚上可能不回来了,勿念!小李”

联想到昨晚那离奇古怪的“麻烦”,石坚猛然醒悟:可能不回来,仅是委婉的说法而已,也许,这就是弄清小李真实身份的最后机会了!想到此,他急忙撵出门,在茫茫夜色掩护下,紧紧地尾随着小李。

当小李乘坐的出租车在市郊一家五星级酒店门前停下后,石坚也在百米开外下了出租车。小李没有走进大堂,而是绕过主楼,进了偏居酒店一角的一座小洋楼。这小洋楼被茂密的树林掩映着,白天就不起眼,夜晚就更感觉不到它的存在。但是石坚知道,这幢楼一般是不对外营业的,里面的设施极尽奢侈,主要是接待政要富豪,有时也接待国外贵宾。石坚的跟踪只能到此为止了。他并没有死心,索性在一棵枝繁叶茂的冬青树后隐蔽起来。

石坚万分焦急地熬到小李的正常下班时间,楼口既无动静更无人影。忽然,树林里影影绰绰有人向小楼移动,一个、两个、三个……“砰、砰”,小楼里响起沉闷地枪声,紧接着,几辆警车呼啸而至……

翌日下午,石坚被噩梦惊醒。他迫不急待地打开电脑,点开了每天必定浏览的宜安新闻网。在地方新闻栏目,一条消息硕大的标题赫然在目:女警官卧底舍身,大毒枭拒捕毙命;并配发了一张女警察的照片。石坚觉得这个英姿飒爽的女警察似曾相识,再仔细一看,不由瞪大了眼睛,她正是搅得他不得安宁给他频添麻烦的小李!

石坚全明白了,她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在宜安市公安局,一名参与破案的中年警官接待了石坚。他首先向石坚表示感谢,因为他们为卧底女警官小李精心选择的这个邻居,果然在无意中成功地扮演了掩护人的角色。接着,他回答了石坚的疑问。

原来,小李假装醉酒撒野卖傻,是危急之时的脱身之计;两个负责盯梢的青年男子半夜叫门,是因为贩毒集团已怀疑小李的卖淫女身份。而小李为打消毒贩的怀疑,索性将计就计,直奔石坚家。盯梢者眼看小李家里黑灯瞎火,疑虑已消除大半,但为确认她是风尘之人,仍来了个当场验证。这样,贩毒集团对她的身份深信不疑了。

接着,警官神情肃穆地从抽屉里拿出一把钥匙:“石坚同志,抢救她时,她让我们将这把钥匙留给你作个纪念,并让我们转告你,如果有来生,她一定做你真正的邻居!”无忧岛网旗下自媒体平台有 无忧岛资讯(百家号、头条号)欢迎关注